打印 | 推薦 | 訂閱 | 收藏 | 分享至 FACEBOOK
標題: [轉貼] 窗外幽靈 ( 全十六篇完 )
lovingvenus
小鎮警長  離線
Rank: 60Rank: 60Rank: 60Rank: 60Rank: 60Rank: 60 
~ L V ~
小鎮警長 宣傳大使 (宣傳點到達500) 最佳員工獎 傑出管理人員 傑出會員 彩票幸運星 每月之星(每月在線時間最高之前10名) 本月傑出版主 活躍會員(每月發帖量最高之前10名) 資深版主 熱心版主 好市民大獎 短片之皇 貼圖兵團 美容大王 寵物專員 著數情報員 特約記者 旅遊大使 傑出厨神  靈異探險隊 小鎮醫師 足球專員 籃球專員 車迷會 食店推廣專員 時尚型人 飾品達人 搞笑兵團 吹水王 發帖王 千萬富翁 億萬富豪 壹級榮譽會員 (威望到達10000) 貢獻大獎 (積分到達10000) 天蠍座
UID 1117

威望 17591

積分 23443

金幣 304309996

存款 1767120568679

主題 20120

回覆 25225

宣傳點 11067


點擊打開/關閉lovingvenus的資料
 
發表於 2010-3-11 01:03 
窗外幽靈 ( 十三 ) ( 十四 )
早上,我被電話的鈴聲吵醒。

“喂,是仁錫嗎?照片分析好了,你有空來一趟吧。”先輩的聲音從電話來傳來。

“好,我這就來。”

窗外一絲陽光照了進來,我拍了拍痛得欲裂的腦袋,顧不得洗漱,就打開門走了出去,我想盡快弄清事情的真相!

走廊和電梯都被警察用警戒線攔了起來,我腦海里有浮現出隔壁鄰居和管理員那慘死的情景,不禁渾身一哆嗦,算了,還是爬樓梯吧。

好不容易下了九樓,我看了一眼空空蕩蕩的管理員辦公室,飛快地離開了公寓。

來到先輩的照相館,他已經等候我多時了,只見電腦上那張被放大的照片異常清晰,一片血紅射入到我的眼中。

“你來拉。”東軍看了看蓬頭垢面的我,問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事?瞧你這慌張的樣子。”

我語無倫次地將昨晚的事情告訴了他。

東軍聽了以后,皺著眉頭,若有所思地說:“這可能和照片里的這個女人有關。”

“你看到她的臉了?”我緊張地說。

東軍示意讓我看一下電腦,他開始拿著鼠標給我講解起來:

“昨天我經過一些畫面的技術處理,終于把鏡子里的圖象調整清楚了,可是……”他說著放大了那面鏡子,果然,鏡子里浮現出一張女人的臉,只可惜她的臉被鈍器砸爛,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容貌。”

“怎么會這樣?這也太殘忍了。”我哆嗦著說。

“沒錯,而且畫面放清楚以后,很明顯,這張照片里的人不是人化妝假扮的,而是真正的尸體,并且剛死不久。所以拍照片的人就是殺害她的兇手。”先輩氣憤地說。

我的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一個ID:killyou.是他,是他寄的這張照片給我,莫非他就是兇手?

“可是這樣一來,線索又斷了,我們根本就無法看清那個女人的臉。”我有些絕望了,原本指望著能通過先輩的幫忙找到些什么,可是現在的結果卻是這樣。

“雖然鏡子里的人臉無法辨認,但是我昨天發現了其他的東西,你看。”先輩說著,將照片漸漸移向左邊,移到了那個尸體的正上方的天花板上。

天花板上一片黑黑的,又似乎有一些東西,可惜看不清楚。

“那兒有什么?”我問。

“你有沒有發現那里有一快東西和別的地方顏色不同,要更深一些?”東軍說著,將天花板的背景調成了淡色,頓時,那塊東西變的明朗起來,我湊近電腦仔細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看到了一張女人的臉,一張如此熟悉的女人的臉,沒錯,就是她,那個出現在我家窗戶外邊,渾身是血的女人!

“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用顫抖地聲音說。

“這明顯不是用電腦處理過的。我昨天翻查了一些資料,很大的可能性便是,那張人臉是照片上剛剛死去的女人的鬼魂。鬼魂離開人體以后,一般很快就消失了。可是如果他們能找到一個媒介,依附在上面,那么他們就能在世界上生存下來。我想這張照片一定就是這個鬼魂的媒介,而拍照片的人一定沒有想到,這個被他們殺害的女人會用這樣一種方式繼續留在了他們身邊。”東軍嚴肅地說。

我的心已經吊到了嗓子眼,我終于明白我常常看到的那個窗外的女人并不是我的幻覺,就是這張照片將她帶到了我的身邊。而我做的工作,多多少少和她的死有關。

“難道,她要來報復我?”我已經驚訝地快說不出話來。

“現在還不能肯定。如果那些變態的殺人狂的確是為了拍攝照片的快感而殺人,那么在一定程度上,你也成了幫兇。所以當務之急是找到殺害她的兇手,讓她的怨氣盡快消散。”先輩說著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既然這一切因為這張照片開始,那么你就從這張照片著手,去找出事情的真相吧。”

我拿著照片,離開了東軍的家。

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做。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逛了一天以后,我終于決定,再回到公寓去,尋找這一切的答案。

窗外幽靈 ( 十四 )
我有氣無力地回到房間,房間里仍舊一片狼籍。

哎,我該從何初下手開始整理里。這時,電話又響了起來。

“喂,仁錫,是我。”電話里傳來了先輩焦急的聲音。

“發生什么事了?”我問。

“我從你給我的網站上又下載了kilyou發的兩找照片,居然讓我找到了拍照的人的臉!”

“什么?那是誰?!”我張大了嘴。。

可是電話那里卻突然傳來“嘀嘀”的聲音,電話被掛斷了。

我迷惑地轉過身,驚訝地看見吳警察手里拿切斷的電話線,站在我的身后!

“你……你來這里做什么?”我慌亂地看著他。

吳警察沒有回答,突然從腰間掏出一把槍,用槍托一下子把我打倒在地:“你這個殺人犯,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他惡狠狠地說道。

“你到底在說什么,我沒有殺人!”我奮力想站起來。

吳警察從口袋里掏出一些東西,一把甩到我的面前,說道:“你已經殺了兩個人,我不會讓你再去殺第三個!”

我看了他扔過來的東西,頓時腦子一片空白,那就是我收藏后被人偷走的照片!

吳警察冷冷地看著我,用槍指著我說到:“在我殺死你以前,你坦白吧,你怎么知道是我們干的?”

“你說什么?我沒有殺人啊,你到底在說什么?”我一頭霧水,根本聽不懂他的話。

“那么這些照片你是從哪里拿來的?!”他問。

“這都是有人發郵件寄給我的。”

“誰?誰發的郵件!”

“我……我不認識他,只知道他的ID是killyou。”

吳警察看上去非常吃驚,他停了幾秒,又問到:“你說killyou?”他的表情變得非常奇怪,“你和enjoykilling這個網站有什么關系?!”

“你怎么會知道那個網站,我就是這個網站的開辦人。”我聽了他的話也非常震驚,因為這個網站非常地下,只有這一行的人才知道。

吳警察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又問我道:“你真的沒殺人嗎?”

“真的,我沒殺人,我只是收藏了那些照片,相信我,我真的沒殺人。”我不放棄最后一絲希望。

“哈哈哈哈……”吳警察突然大笑起來,笑的我毛骨悚然,他又一次用槍托重重地打在我的頭上,我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如上述轉貼資訊有觸犯閣下版權,請告知即當刪除 ~
  頂部
lovingvenus
小鎮警長  離線
Rank: 60Rank: 60Rank: 60Rank: 60Rank: 60Rank: 60 
~ L V ~
小鎮警長 宣傳大使 (宣傳點到達500) 最佳員工獎 傑出管理人員 傑出會員 彩票幸運星 每月之星(每月在線時間最高之前10名) 本月傑出版主 活躍會員(每月發帖量最高之前10名) 資深版主 熱心版主 好市民大獎 短片之皇 貼圖兵團 美容大王 寵物專員 著數情報員 特約記者 旅遊大使 傑出厨神  靈異探險隊 小鎮醫師 足球專員 籃球專員 車迷會 食店推廣專員 時尚型人 飾品達人 搞笑兵團 吹水王 發帖王 千萬富翁 億萬富豪 壹級榮譽會員 (威望到達10000) 貢獻大獎 (積分到達10000) 天蠍座
UID 1117

威望 17591

積分 23443

金幣 304309996

存款 1767120568679

主題 20120

回覆 25225

宣傳點 11067


點擊打開/關閉lovingvenus的資料
 
發表於 2010-3-11 01:18 
窗外幽靈 ( 十五 ) ( 十六 )完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全身被綁,吳警察站在我的對面,冷冷地看著我。

“你,你這是干什么?放開我!”我大聲叫著。

“我真沒想到,世界上居然有這么有趣的巧合。”吳警察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你是 enjoy killing 網站的開辦人,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誰?哈哈哈,我就是 kill you 的一份子,給你寄照片的那個人!”他一邊說著,一邊拿著一把軍刀,向我走來。

我的腦子“嗡”地一聲,一陣迷惘。突然,我想起了kill you 曾經寄給我的第一張照片,那個被亂刀捅死的人,他想要把我做成那樣的照片,我頓時感到無比的恐懼。

“救命啊!”我用盡全身力氣,大喊起來,希望有人能聽到。

“你叫了也是白叫,這是公寓的秘密儲藏室,沒有人會聽到你的聲音。”吳警察得意地說,“我一直我的2個同伙是被你殺害的。”

“什么同伙?我沒殺人!”我快崩潰了。

“你忘記了嗎?你發現的2具尸體,你的對門和管理員,他們都是kill you的成員!”

“什么?你們是一伙的?那么,那些照片……”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你認為那些照片是怎么來的?活人化妝的?或者電腦做的?你想想吧,什么樣的照片會如此真實,簡直就是杰作!”他已經瘋狂了。

“這么說……”

“沒錯,那就是殺人的現場!你的對門提議把那些照片掛到你的網站上,向更多的人展示我們的作品。而我則負責來完成這些作品,那個傻乎乎的管理員,什么都做不了,只會在一旁欣賞我的創作過程!”

“可是,你是警察啊,怎么能干出那樣的事?”

“不錯,以前我的確從沒想到過我會如此愛上殺人。直到2年前,我在拷打一個犯人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了一種非常奇妙的快感,就象是全身被通電一樣,非常刺激。”吳警察突然開始激動起來,一個人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那次以后,我非常想再體驗一次那種感覺,就開始四處尋找目標。我先是從綜合醫院偷了尸體,對這些尸體進行虐待,體驗到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快感。為了能記錄下這種體驗,我開始對這些被砍得七零八落的尸體拍照,收藏這些照片。

當我把那些照片放到一些網上俱樂部以后,結交了幾個和我趣味相投的人。我們經過商量,決定要創造更好的作品。其中一個人說,如果能對活人下手,那感覺一定更刺激。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我們開始輪流尋找目標,綁架陌生人。我發給你的那張被分尸的照片上那個女人,是我的作品。本來那次輪到那個管理員,可惜那個膽小鬼猶豫不決,我就先下手為強了。但我沒想到的是,這個三八和別的人不一樣。

一般的人都會無比恐懼,求我們放開他們,甚至嚇得屁滾尿流,這讓我們非常興奮。可是這個女人,居然一句救命都沒有喊,只是死死地盯著我們,直到她被我們殺死,雙眼仍象要詛咒我們一樣,停留在我們身上。我覺得這個女人非常特別,她的照片一定能成為最轟動的作品。”

“可是,這么多的尸體,你們都是怎么處理的?埋在山上還是扔進海里?”我忍不住問道。

吳警察見我打斷了他的話,眼里露出兇光,一把將刀扎在了我的肩膀上。

“啊!!”我疼得一陣嚎叫。

“你以為我和你是一個水平嗎?”他蔑視地瞥了我一眼,“你知道這個區唯一的好處是什么嗎?最近這個區要開放新的房地產,每天都在忙不停的建筑新的公寓。我們每天晚上偷偷把尸體放進水泥攪拌機,這些尸體就會自動變成這些建筑的一部分。除非某一年這些公寓被拆掉重建,否則沒有一個人會發現這個秘密!”

我被他的話震驚了,我從來沒想到他們會如此變態。

“那么,對門和管理員又是誰殺的呢?難道是你嗎?”我問道。

沒想到,吳警察聽了我的話,突然變得非常害怕,他結結巴巴地說:“我,我也不知道,我以為就是你干的。因為他們按照照片的順序被殺害了,死法和照片中一模一樣。所以我想,兇手應該很熟悉這些照片,而且知道我們的關系,那天當我在你的房間里發現這些照片以后,再加上你是2次命案的唯一目擊者,我自然毫不猶豫地懷疑到了你頭上。”

“我要說幾次你才相信,就算你要殺了我,我也不能承認我沒做過的事情,我沒有殺他們!”我激動地說,“再說,就算我看過照片,我又怎么知道你們之間的關系!”

吳警察聽了我的話,似乎覺得很符合邏輯,找不出什么破綻,他自言自語地說道:

“那么知道那些照片和我們的關系的那個人是……”

他似乎在腦海里搜索著什么人,突然,他又轉頭看著我,眼睛里露出了兇光。

窗外幽靈 ( 十六 ) 完
“現在游戲該開始了。等我結果了你,再去找那個殺人犯報仇。”他惡狠狠地說,“能變成我的作品,你應該會很驕傲吧,哈哈哈。我還沒想好這件作品的主題,是血,還是內臟?你的意見如何?”

他把刀架到了我的脖子上,正準備下手。突然,他的身后閃過一個人影,只見一個紅色的背影從他的身后浮了上來,是她,是那個窗外的女人!

她伸出長長的手,緊緊地掐出了吳警察的脖子。

“咳咳……”吳警察驚地一下把刀掉落到地上,慢慢地轉過身,從脖子里艱難地擠出一絲聲音:“是……是你……”

幸運的是,他的刀恰好落在了我的手邊,我掙扎著去拿刀。

就在我把刀拿到手里的手,吳警察和那個女人突然消失在我的視野里。

我開始奮力地割著繩子,這時,我的耳朵里傳來“撲,撲”的聲音,就象是有人拿著刀正在切肉。那聲音越來越頻繁,我來不及多想,拼命地割著,終于繩子切斷了,我的手掙脫了出來。

我慌忙站了起來,眼前出現了骸人的一幕。只見吳警察躺在桌子后面,身體象馬蜂窩一樣被捅滿了刀眼,就象我收到的來自killyou的第一張照片!

我嚇得頓時渾身僵硬,這時突然感覺到天花板上有冷冷的呼吸,我慢慢地抬起頭,果然,那個女鬼就象先輩研究的那張照片里一樣,浮在了天花板上!

我非常害怕,尖叫著向門口跑去,那個女人也跟在我的身后,慢慢地向我飄來。我一把拉住門把,天,門被反鎖了!鑰匙,鑰匙一定在吳警察身上,可是那個女鬼已經飄過來了,我頓時感到無比絕望,我要死了!

那個滿臉是血的女人直直地看著我,眼珠似乎都要跳出眼眶,好象在對我說:“現在該輪到你了!”

“你的死和我沒有關系!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做著垂死的掙扎。

可是那個女人似乎沒有聽見我的話,漸漸想我靠近。

突然我的耳邊響起了先輩的話:“鬼魂離開人體以后,一般很快就消失了。可是如果他們能找到一個媒介,依附在上面,那么他們就能在世界上生存下來。我想這張照片一定就是這個鬼魂的媒介……”

照片,那張照片!

我顫抖著雙手從口袋里拿出那張照片,打著了打火機。

那個女人的臉變得非常恐慌和扭曲,她伸長著雙手要向我撲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點燃了照片,就在那一剎那,那個女人一下子消失了。

我大大得喘了一口氣,爬到吳警察的事體旁邊,從口袋里掏出鑰匙,打開了門,這才發現天已經朦朦亮了。

我逃出了公寓,就給你們打電話,然后就來這里和你們一起喝酒了。”說完這些,仁錫的臉已經蒼白地如同一張白紙。

“你應該報警啊。為什么還來這里喝酒?”承俊對他說道。

“你認為我和警察說一個女鬼殺了人,你認為他們會相信嗎?”仁錫說著又喝干了一杯酒。

“那你現在打算怎么辦?”我問道。

他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喝著酒。這時,酒吧門口進來三個人,直接走向我們,把我們包圍了起來。

“你是車仁錫吧?”其中一個人問道。

仁錫慢慢抬起頭來,那個人繼續說道:“我們懷疑你和幾起謀殺案有關,請你和我們去一趟派出所。”

“你們有證據嗎?”我激動地對他們說。

“證據?我們在吳警察的尸體旁邊找了一把刀,刀上都是他的指紋。”

仁錫沒有回答,他慢慢站起身來,對警察說:“走吧。”

他離開前,突然轉身對我說道:“幫我給哥哥打個電話,跟他說一聲對不起。”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眼眶里已經滿是淚水。

從酒吧出來,我和承俊一起去了東軍的照相館。

東軍聽了仁錫的事,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和他通話中間電話突然斷了。當時候我正要告訴他照片里那個兇手,那是我們一個非常熟悉的人。你們看吧。”

說著,他打開電腦,把其中一張照片放大。當我們看到照片里那個人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是他!

“那么我們應不應該把這張照片拿去派出所呢?他們會不會說我們是誣告?”我驚慌地說。

“我們還是先找律師吧。”東軍說。

律師聽了我們的敘述和照片,便去派出所看望了仁錫,并給他看了那張照片。

回來以后,他對我們說:“這件事情真的非常復雜。因為吳警察家里那把刀是絕對的證據,而且在門把上查到了他的指紋。雖然聽了仁錫的敘述,但我們找不到任何 kill you的任何證據。唯一的辦法,就是給仁錫做精神鑒定。

我們再次在監獄見到仁錫,告訴了他律師的話。

他搖了搖頭,說道:“你們不用太擔心我,我已經放棄了。那個女鬼的詛咒很強,我自己對以前的想法也非常后悔,也許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吧。“

幾天以后,我和承軍在電視上看到了兩條令人震驚的新聞。

一條新聞說,由于這幾天連續的大雨,這個區正在建筑的一幢大樓發生了坍塌,人們在坍塌的現場發現了2具死去已久尸體。

“看來仁錫說的都是事實。”承俊傷心地說。

另一條新聞說,本區的名人,公安局長,在家里被人用非常殘忍的手段殺害,現場找不到任何兇手的遺留的痕跡。

“ kill you 的最后一個成員也被干掉了,難道那個女鬼并沒有隨著照片的燒毀而消失嗎?”

我和承俊互相對視了一眼,“也許,這個世界上某些事永遠沒有答案。”

~ 全篇完結 ~






~ 如上述轉貼資訊有觸犯閣下版權,請告知即當刪除 ~
  頂部
☆°** 矇矇開心小鎮 **°☆» 靈矇查異域 » 靈異小說 » 窗外幽靈 ( 全十六篇完 )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5-26 10:55


Processed in 0.07705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矇矇開心小鎮 BY_矇查查 - - Archiver - WAP - TOP